潮籍抗日航空烈士64封家書背後的赤誠報國心 2014-09-11      来自:汕頭都市報       访问次数:5645      我要评论 (0)
内容提示:前不久,潮籍空軍烈士親屬到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紀念館祭奠先烈。得知家鄉在籌建潮汕抗戰紀念館,近日,丁壽康烈士的侄子丁涵專程從廣州來到汕頭,將他收集的書信、照片等一批珍貴的烈士資料贈送給市政協文史委,充實紀念館展品。

kangri01.jpg

←烈士丁壽康親手書寫的戰地信件,這封信墨蹟未乾壯士已殉職。

 

kangri02.jpg

丁涵送到汕頭的丁壽康烈士資料。

 

kangri03.jpg

丁涵展示丁壽康烈士的戎裝照。說起大伯父,他心中充滿敬畏,十分懷念。

  「這些日子來,只要天氣好,敵機還是大舉來襲,……警報響了,人們從容趨避;解除了,照常工作活動。中國人民確已在轟炸中堅強老練起來了……」這是1940年國民革命軍空軍第四大隊21中隊少尉飛行員丁壽康寫給其住在泰國的叔父的一封信。這封信墨蹟未乾時,他就接到命令升空迎戰日軍轟炸機;戰鬥中,他的座機不幸被擊中,其腿部也中彈,被迫棄機跳傘,後因失血過多而獻出了寶貴生命。

  前不久,潮籍空軍烈士親屬到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紀念館祭奠先烈。得知家鄉在籌建潮汕抗戰紀念館,近日,丁壽康烈士的侄子丁涵專程從廣州來到汕頭,將他收集的書信、照片等一批珍貴的烈士資料贈送給市政協文史委,充實紀念館展品。

 

  七十多年前棄筆從戎投身抗日

  空中「神鷹」勇擊敵機壯烈犧牲

  在市政協文史委主任黃羨章的辦公室裡,記者見到了今年57歲的丁涵。他帶來的伯父遺像與珍貴書信,均用資料夾整齊裝訂,看得出烈士家屬的認真和用心。翻看著七十多年前丁壽康從全國各地寄給泰國叔父丁季平的信件,字跡是那樣俊秀,字裡行間透露著的投身抗日的志願和對家人的關心問候,更是讓人感動。

  1915年,丁壽康出生在潮安磷溪。早年,他在師範院校讀書,後來投筆從戎,於1936年考入當時國民政府設在白雲區印譚的廣東航校(屬空軍軍官學校)。1938年,他作為空軍軍官學校第八期飛行科驅逐組學員,順利完成考核畢業。

  據史料記載,抗戰爆發時,中國空軍有飛機600餘架,其中能升空作戰的305架,飛行員668人。經淞滬會戰和武漢會戰,戰機損失三分之二。1939年整訓後,作戰部隊保留7個飛行大隊,飛機215架,其中第四大隊(「志航大隊」)駐防重慶,有作戰飛機伊-15近40架。丁壽康便是第四大隊21中隊的少尉飛行員。

  因為與叔父丁季平年紀相仿,身在異鄉的丁壽康常常與遠在泰國的叔父通信,並約定每次通信以半個月為期。1940年的夏天,保衛重慶的空戰日漸白熱化,丁壽康和他的戰友們懷著強烈的報國心英勇應戰。「當時,每個人駕機起飛擊敵都抱著必死的決心。」丁壽康在家書中曾這樣提及,「那個時代的年輕人不僅有‘此當國族存亡絕續之秋,個人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’的勇氣,也有在抗戰相持階段那種無法把握個人命運的傷感憂愁。」

  那一年的夏天炎熱而漫長,丁季平在泰國好不容易盼來了丁壽康的來信,卻不料除了信件外,還有從重慶傳來的噩耗——七月十六日,敵軍27架敵機來襲,丁壽康駕機起飛擊敵,後跳傘落於江北,因失血過多壯烈犧牲,年僅25歲。當時的《新華日報》、《中央日報》等報刊均作了相關報導。

 

  連結閱讀

  後人四處尋先烈足跡二十多年

  丁家客廳中懸掛大幅烈士遺照

kangri04.jpg

丁壽康烈士的便裝照。

 

  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紀念館裡的紀念碑上,鐫刻著丁壽康烈士的籍貫、生卒年月。今年8月15日,57歲的丁涵在關愛抗戰老兵志願者的組織下,前往南京拜祭這位素未謀面的大伯,敬畏與懷念充斥著他的心。過去的二十幾年來,丁涵一家四處奔波追尋烈士丁壽康的足跡。

  丁涵的父親丁身尊是空軍烈士丁壽康的親弟弟。丁涵出生後就過繼給大伯丁壽康當後人,據說這是「奶奶的遺囑」。他和姐姐丁虹從小就聽過父母和姑媽談論起大伯父。「小時候在家裡玩時還看到一枚徽章」。丁涵先生指著丁壽康的軍校畢業證書上國民黨黨徽說:「就是這樣一個藍色黨徽,兩邊還有一對翅膀。」父親告訴他那是大伯父的物件。後來,他從姑媽那裡得知,泰國的叔祖父保存了大伯父的書信和照片等遺物,於是他決定前往泰國探訪。

  1991年,丁涵來在泰國曼谷叔祖父丁季平的家中,叔祖母將一個精緻的飛行員皮箱交給他,並告訴他說:「這裡有64封戰地來信和照片,你叔公在世時曾再三叮囑,萬一家裡著火,什麼都可以不帶走,唯獨這個皮箱裡的東西不能落下……」那一次,丁涵將其中的16封信件和一些照片帶回了國內,後來他和父親又分幾次將丁壽康的所有遺物都帶回了廣州的家。丁壽康遺留下來的一張一寸戎裝照,被掃描擴大到36寸,掛在丁家客廳的牆壁上。

  從64封家書中,丁涵對這位大伯父有了更多的瞭解。這些信件穿越了70多年,幾乎能讓後人觸摸到丁壽康當時的內心。但全家人始終不知道這位親人最後葬在哪裡。2008年,重慶廣州兩地媒體開展「尋找空軍烈士後人」的活動,當時重慶市政府正在重建南山空軍墳,丁涵得知那裡或許就是大伯父的長眠之地。2010年7月16日,丁涵和丁虹一起到重新開放的重慶南山空軍墳拜祭大伯父丁壽康。那一天,正是丁壽康殉職七十周年忌。

  在丁涵此次專程送來汕頭的資料中,除了丁壽康的戰地信件、照片,還有丁家從重慶、南京等地找到的烈士資料,一起影印裝訂後送到市政協文史委。上個月,丁涵從南京祭拜伯父時,得知汕頭中山公園忠烈祠擬開闢為潮汕抗戰紀念館,就決定將丁壽康的資料贈送給忠烈祠,他還準備將大伯父的書信製作成書,作為永久留念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

上一篇:U22國足熱身2-0勝馬來西亞 揭陽小將廖力生破門

下一篇:今天起可上網搶國慶黃金周潮汕高鐵票
姓名:    電話:    郵箱:   
(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佈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,杜絕刷屏)
验证码:  
 


暫無新闻评论!